• 长安福特汽车生产线上的工业机器人。新华网发(钟桂林 摄) 工业互联网值得关注 业内人士认为,当前互联网不断从消费环节向制造环节延伸,全球工业互联网步入了规模化扩张的新阶段。作为西部重要的工业基地,重庆拥有较为完善的工业体系,也是全国首批工业云创新服务试点省市和互联网与工业融合创新试点省市。 今年5月,重庆市正式印发《深化互联网 + 先进制造业 发展工业互联网实施方案》(简称《方案》),分别从工业网络基础、工业互联网平台、工业互联网应用、产业生态环境等方面提出了具体思路。 在发展工业互联网平台方面,重庆提
  • 长安福特汽车生产线上的工业机器人。新华网发(钟桂林 摄) 工业互联网值得关注 业内人士认为,当前互联网不断从消费环节向制造环节延伸,全球工业互联网步入了规模化扩张的新阶段。作为西部重要的工业基地,重庆拥有较为完善的工业体系,也是全国首批工业云创新服务试点省市和互联网与工业融合创新试点省市。 今年5月,重庆市正式印发《深化互联网 + 先进制造业 发展工业互联网实施方案》(简称《方案》),分别从工业网络基础、工业互联网平台、工业互联网应用、产业生态环境等方面提出了具体思路。 在发展工业互联网平台方面,重庆提 >>
  • 来源:www.yunyangwang.com/content/2018-08/02/content_4489345.htm
  • 早在2012年夏天笔者就写了一篇《向行驶在川藏线上英雄的汽车兵致敬!》的稿件,这篇稿件重点介绍的是我英勇的川藏线汽车兵使用过的各型车辆的点评。本文将着重向大家介绍青藏线的汽车兵们在新时代中,车辆的变化以及使命和职责的变化。
  • 早在2012年夏天笔者就写了一篇《向行驶在川藏线上英雄的汽车兵致敬!》的稿件,这篇稿件重点介绍的是我英勇的川藏线汽车兵使用过的各型车辆的点评。本文将着重向大家介绍青藏线的汽车兵们在新时代中,车辆的变化以及使命和职责的变化。 >>
  • 来源:auto.cnhubei.com/2013/0910/84898.shtml
  • 带着一丝惆怅,我们离开宏村前往塔川村。 说起塔川,最有名的当是塔川秋色,不过我们去的时候是发绿的春天,但这并不阻碍我们前进的车轮。 朝着宏村村民手指的方向驶去,眨眼就到了塔川观景台,如同卢村观景台一样,都是徽州百佳拍摄点,在此,能俯瞰整个塔川村。   每年秋天,塔川就会吸引无数专业的、业余的摄影者,而我便能从各种渠道看到塔川美丽的红叶。过去,它一直出现在别人的照片里,今天,我终于来了。  虽然来的不是时候,但并不影响我的心情。红叶看不到,大可不必失落。失落,是缘自于人心的不甘。  站在山坡上,塔川全景尽
  • 带着一丝惆怅,我们离开宏村前往塔川村。 说起塔川,最有名的当是塔川秋色,不过我们去的时候是发绿的春天,但这并不阻碍我们前进的车轮。 朝着宏村村民手指的方向驶去,眨眼就到了塔川观景台,如同卢村观景台一样,都是徽州百佳拍摄点,在此,能俯瞰整个塔川村。 每年秋天,塔川就会吸引无数专业的、业余的摄影者,而我便能从各种渠道看到塔川美丽的红叶。过去,它一直出现在别人的照片里,今天,我终于来了。 虽然来的不是时候,但并不影响我的心情。红叶看不到,大可不必失落。失落,是缘自于人心的不甘。 站在山坡上,塔川全景尽 >>
  • 来源:go.ly.com/youji/2195665.html
  • 带着一丝惆怅,我们离开宏村前往塔川村。 说起塔川,最有名的当是塔川秋色,不过我们去的时候是发绿的春天,但这并不阻碍我们前进的车轮。 朝着宏村村民手指的方向驶去,眨眼就到了塔川观景台,如同卢村观景台一样,都是徽州百佳拍摄点,在此,能俯瞰整个塔川村。   每年秋天,塔川就会吸引无数专业的、业余的摄影者,而我便能从各种渠道看到塔川美丽的红叶。过去,它一直出现在别人的照片里,今天,我终于来了。  虽然来的不是时候,但并不影响我的心情。红叶看不到,大可不必失落。失落,是缘自于人心的不甘。  站在山坡上,塔川全景尽
  • 带着一丝惆怅,我们离开宏村前往塔川村。 说起塔川,最有名的当是塔川秋色,不过我们去的时候是发绿的春天,但这并不阻碍我们前进的车轮。 朝着宏村村民手指的方向驶去,眨眼就到了塔川观景台,如同卢村观景台一样,都是徽州百佳拍摄点,在此,能俯瞰整个塔川村。 每年秋天,塔川就会吸引无数专业的、业余的摄影者,而我便能从各种渠道看到塔川美丽的红叶。过去,它一直出现在别人的照片里,今天,我终于来了。 虽然来的不是时候,但并不影响我的心情。红叶看不到,大可不必失落。失落,是缘自于人心的不甘。 站在山坡上,塔川全景尽 >>
  • 来源:go.ly.com/youji/2195665.html
  • 带着一丝惆怅,我们离开宏村前往塔川村。 说起塔川,最有名的当是塔川秋色,不过我们去的时候是发绿的春天,但这并不阻碍我们前进的车轮。 朝着宏村村民手指的方向驶去,眨眼就到了塔川观景台,如同卢村观景台一样,都是徽州百佳拍摄点,在此,能俯瞰整个塔川村。   每年秋天,塔川就会吸引无数专业的、业余的摄影者,而我便能从各种渠道看到塔川美丽的红叶。过去,它一直出现在别人的照片里,今天,我终于来了。  虽然来的不是时候,但并不影响我的心情。红叶看不到,大可不必失落。失落,是缘自于人心的不甘。  站在山坡上,塔川全景尽
  • 带着一丝惆怅,我们离开宏村前往塔川村。 说起塔川,最有名的当是塔川秋色,不过我们去的时候是发绿的春天,但这并不阻碍我们前进的车轮。 朝着宏村村民手指的方向驶去,眨眼就到了塔川观景台,如同卢村观景台一样,都是徽州百佳拍摄点,在此,能俯瞰整个塔川村。 每年秋天,塔川就会吸引无数专业的、业余的摄影者,而我便能从各种渠道看到塔川美丽的红叶。过去,它一直出现在别人的照片里,今天,我终于来了。 虽然来的不是时候,但并不影响我的心情。红叶看不到,大可不必失落。失落,是缘自于人心的不甘。 站在山坡上,塔川全景尽 >>
  • 来源:go.ly.com/youji/2195665.html
  • 带着一丝惆怅,我们离开宏村前往塔川村。 说起塔川,最有名的当是塔川秋色,不过我们去的时候是发绿的春天,但这并不阻碍我们前进的车轮。 朝着宏村村民手指的方向驶去,眨眼就到了塔川观景台,如同卢村观景台一样,都是徽州百佳拍摄点,在此,能俯瞰整个塔川村。   每年秋天,塔川就会吸引无数专业的、业余的摄影者,而我便能从各种渠道看到塔川美丽的红叶。过去,它一直出现在别人的照片里,今天,我终于来了。  虽然来的不是时候,但并不影响我的心情。红叶看不到,大可不必失落。失落,是缘自于人心的不甘。  站在山坡上,塔川全景尽
  • 带着一丝惆怅,我们离开宏村前往塔川村。 说起塔川,最有名的当是塔川秋色,不过我们去的时候是发绿的春天,但这并不阻碍我们前进的车轮。 朝着宏村村民手指的方向驶去,眨眼就到了塔川观景台,如同卢村观景台一样,都是徽州百佳拍摄点,在此,能俯瞰整个塔川村。 每年秋天,塔川就会吸引无数专业的、业余的摄影者,而我便能从各种渠道看到塔川美丽的红叶。过去,它一直出现在别人的照片里,今天,我终于来了。 虽然来的不是时候,但并不影响我的心情。红叶看不到,大可不必失落。失落,是缘自于人心的不甘。 站在山坡上,塔川全景尽 >>
  • 来源:go.ly.com/youji/2195665.html
  • 带着一丝惆怅,我们离开宏村前往塔川村。 说起塔川,最有名的当是塔川秋色,不过我们去的时候是发绿的春天,但这并不阻碍我们前进的车轮。 朝着宏村村民手指的方向驶去,眨眼就到了塔川观景台,如同卢村观景台一样,都是徽州百佳拍摄点,在此,能俯瞰整个塔川村。   每年秋天,塔川就会吸引无数专业的、业余的摄影者,而我便能从各种渠道看到塔川美丽的红叶。过去,它一直出现在别人的照片里,今天,我终于来了。  虽然来的不是时候,但并不影响我的心情。红叶看不到,大可不必失落。失落,是缘自于人心的不甘。  站在山坡上,塔川全景尽
  • 带着一丝惆怅,我们离开宏村前往塔川村。 说起塔川,最有名的当是塔川秋色,不过我们去的时候是发绿的春天,但这并不阻碍我们前进的车轮。 朝着宏村村民手指的方向驶去,眨眼就到了塔川观景台,如同卢村观景台一样,都是徽州百佳拍摄点,在此,能俯瞰整个塔川村。 每年秋天,塔川就会吸引无数专业的、业余的摄影者,而我便能从各种渠道看到塔川美丽的红叶。过去,它一直出现在别人的照片里,今天,我终于来了。 虽然来的不是时候,但并不影响我的心情。红叶看不到,大可不必失落。失落,是缘自于人心的不甘。 站在山坡上,塔川全景尽 >>
  • 来源:go.ly.com/youji/2195665.html
  • 带着一丝惆怅,我们离开宏村前往塔川村。 说起塔川,最有名的当是塔川秋色,不过我们去的时候是发绿的春天,但这并不阻碍我们前进的车轮。 朝着宏村村民手指的方向驶去,眨眼就到了塔川观景台,如同卢村观景台一样,都是徽州百佳拍摄点,在此,能俯瞰整个塔川村。   每年秋天,塔川就会吸引无数专业的、业余的摄影者,而我便能从各种渠道看到塔川美丽的红叶。过去,它一直出现在别人的照片里,今天,我终于来了。  虽然来的不是时候,但并不影响我的心情。红叶看不到,大可不必失落。失落,是缘自于人心的不甘。  站在山坡上,塔川全景尽
  • 带着一丝惆怅,我们离开宏村前往塔川村。 说起塔川,最有名的当是塔川秋色,不过我们去的时候是发绿的春天,但这并不阻碍我们前进的车轮。 朝着宏村村民手指的方向驶去,眨眼就到了塔川观景台,如同卢村观景台一样,都是徽州百佳拍摄点,在此,能俯瞰整个塔川村。 每年秋天,塔川就会吸引无数专业的、业余的摄影者,而我便能从各种渠道看到塔川美丽的红叶。过去,它一直出现在别人的照片里,今天,我终于来了。 虽然来的不是时候,但并不影响我的心情。红叶看不到,大可不必失落。失落,是缘自于人心的不甘。 站在山坡上,塔川全景尽 >>
  • 来源:go.ly.com/youji/2195665.html
  • 带着一丝惆怅,我们离开宏村前往塔川村。 说起塔川,最有名的当是塔川秋色,不过我们去的时候是发绿的春天,但这并不阻碍我们前进的车轮。 朝着宏村村民手指的方向驶去,眨眼就到了塔川观景台,如同卢村观景台一样,都是徽州百佳拍摄点,在此,能俯瞰整个塔川村。   每年秋天,塔川就会吸引无数专业的、业余的摄影者,而我便能从各种渠道看到塔川美丽的红叶。过去,它一直出现在别人的照片里,今天,我终于来了。  虽然来的不是时候,但并不影响我的心情。红叶看不到,大可不必失落。失落,是缘自于人心的不甘。  站在山坡上,塔川全景尽
  • 带着一丝惆怅,我们离开宏村前往塔川村。 说起塔川,最有名的当是塔川秋色,不过我们去的时候是发绿的春天,但这并不阻碍我们前进的车轮。 朝着宏村村民手指的方向驶去,眨眼就到了塔川观景台,如同卢村观景台一样,都是徽州百佳拍摄点,在此,能俯瞰整个塔川村。 每年秋天,塔川就会吸引无数专业的、业余的摄影者,而我便能从各种渠道看到塔川美丽的红叶。过去,它一直出现在别人的照片里,今天,我终于来了。 虽然来的不是时候,但并不影响我的心情。红叶看不到,大可不必失落。失落,是缘自于人心的不甘。 站在山坡上,塔川全景尽 >>
  • 来源:go.ly.com/youji/2195665.html
  • 存放在宝鸡青铜器博物馆中的国家一级文物何尊,中国两字的首次官方表述,就是在此尊内的铭文上出现的。 不过,你对宝鸡的印象可千万别就此盖棺定论,如果你有机会参观一下宝鸡市的青铜器博物馆,千万要托好自己的下巴:宝鸡虽然人口仅有372万(根据宝鸡市第六次人口普查公报),可它的建城历史足有2770年,而这片土地孕育的文明,更可以追溯到8000多年以前(宝鸡出土的商周时期青铜器特别特别多,这就是它能建个国内一流青铜器博物馆的原因)。 而且,通过和博物馆讲解员的沟通和对文物来历的追寻,你可以发现这片土地
  • 存放在宝鸡青铜器博物馆中的国家一级文物何尊,中国两字的首次官方表述,就是在此尊内的铭文上出现的。 不过,你对宝鸡的印象可千万别就此盖棺定论,如果你有机会参观一下宝鸡市的青铜器博物馆,千万要托好自己的下巴:宝鸡虽然人口仅有372万(根据宝鸡市第六次人口普查公报),可它的建城历史足有2770年,而这片土地孕育的文明,更可以追溯到8000多年以前(宝鸡出土的商周时期青铜器特别特别多,这就是它能建个国内一流青铜器博物馆的原因)。 而且,通过和博物馆讲解员的沟通和对文物来历的追寻,你可以发现这片土地 >>
  • 来源:mini.eastday.com/mobile/161117003658849.html
  • 带着一丝惆怅,我们离开宏村前往塔川村。 说起塔川,最有名的当是塔川秋色,不过我们去的时候是发绿的春天,但这并不阻碍我们前进的车轮。 朝着宏村村民手指的方向驶去,眨眼就到了塔川观景台,如同卢村观景台一样,都是徽州百佳拍摄点,在此,能俯瞰整个塔川村。   每年秋天,塔川就会吸引无数专业的、业余的摄影者,而我便能从各种渠道看到塔川美丽的红叶。过去,它一直出现在别人的照片里,今天,我终于来了。  虽然来的不是时候,但并不影响我的心情。红叶看不到,大可不必失落。失落,是缘自于人心的不甘。  站在山坡上,塔川全景尽
  • 带着一丝惆怅,我们离开宏村前往塔川村。 说起塔川,最有名的当是塔川秋色,不过我们去的时候是发绿的春天,但这并不阻碍我们前进的车轮。 朝着宏村村民手指的方向驶去,眨眼就到了塔川观景台,如同卢村观景台一样,都是徽州百佳拍摄点,在此,能俯瞰整个塔川村。 每年秋天,塔川就会吸引无数专业的、业余的摄影者,而我便能从各种渠道看到塔川美丽的红叶。过去,它一直出现在别人的照片里,今天,我终于来了。 虽然来的不是时候,但并不影响我的心情。红叶看不到,大可不必失落。失落,是缘自于人心的不甘。 站在山坡上,塔川全景尽 >>
  • 来源:go.ly.com/youji/2195665.html
  • 带着一丝惆怅,我们离开宏村前往塔川村。 说起塔川,最有名的当是塔川秋色,不过我们去的时候是发绿的春天,但这并不阻碍我们前进的车轮。 朝着宏村村民手指的方向驶去,眨眼就到了塔川观景台,如同卢村观景台一样,都是徽州百佳拍摄点,在此,能俯瞰整个塔川村。   每年秋天,塔川就会吸引无数专业的、业余的摄影者,而我便能从各种渠道看到塔川美丽的红叶。过去,它一直出现在别人的照片里,今天,我终于来了。  虽然来的不是时候,但并不影响我的心情。红叶看不到,大可不必失落。失落,是缘自于人心的不甘。  站在山坡上,塔川全景尽
  • 带着一丝惆怅,我们离开宏村前往塔川村。 说起塔川,最有名的当是塔川秋色,不过我们去的时候是发绿的春天,但这并不阻碍我们前进的车轮。 朝着宏村村民手指的方向驶去,眨眼就到了塔川观景台,如同卢村观景台一样,都是徽州百佳拍摄点,在此,能俯瞰整个塔川村。 每年秋天,塔川就会吸引无数专业的、业余的摄影者,而我便能从各种渠道看到塔川美丽的红叶。过去,它一直出现在别人的照片里,今天,我终于来了。 虽然来的不是时候,但并不影响我的心情。红叶看不到,大可不必失落。失落,是缘自于人心的不甘。 站在山坡上,塔川全景尽 >>
  • 来源:go.ly.com/youji/2195665.html
  • 带着一丝惆怅,我们离开宏村前往塔川村。 说起塔川,最有名的当是塔川秋色,不过我们去的时候是发绿的春天,但这并不阻碍我们前进的车轮。 朝着宏村村民手指的方向驶去,眨眼就到了塔川观景台,如同卢村观景台一样,都是徽州百佳拍摄点,在此,能俯瞰整个塔川村。   每年秋天,塔川就会吸引无数专业的、业余的摄影者,而我便能从各种渠道看到塔川美丽的红叶。过去,它一直出现在别人的照片里,今天,我终于来了。  虽然来的不是时候,但并不影响我的心情。红叶看不到,大可不必失落。失落,是缘自于人心的不甘。  站在山坡上,塔川全景尽
  • 带着一丝惆怅,我们离开宏村前往塔川村。 说起塔川,最有名的当是塔川秋色,不过我们去的时候是发绿的春天,但这并不阻碍我们前进的车轮。 朝着宏村村民手指的方向驶去,眨眼就到了塔川观景台,如同卢村观景台一样,都是徽州百佳拍摄点,在此,能俯瞰整个塔川村。 每年秋天,塔川就会吸引无数专业的、业余的摄影者,而我便能从各种渠道看到塔川美丽的红叶。过去,它一直出现在别人的照片里,今天,我终于来了。 虽然来的不是时候,但并不影响我的心情。红叶看不到,大可不必失落。失落,是缘自于人心的不甘。 站在山坡上,塔川全景尽 >>
  • 来源:go.ly.com/youji/2195665.html
  • 带着一丝惆怅,我们离开宏村前往塔川村。 说起塔川,最有名的当是塔川秋色,不过我们去的时候是发绿的春天,但这并不阻碍我们前进的车轮。 朝着宏村村民手指的方向驶去,眨眼就到了塔川观景台,如同卢村观景台一样,都是徽州百佳拍摄点,在此,能俯瞰整个塔川村。   每年秋天,塔川就会吸引无数专业的、业余的摄影者,而我便能从各种渠道看到塔川美丽的红叶。过去,它一直出现在别人的照片里,今天,我终于来了。  虽然来的不是时候,但并不影响我的心情。红叶看不到,大可不必失落。失落,是缘自于人心的不甘。  站在山坡上,塔川全景尽
  • 带着一丝惆怅,我们离开宏村前往塔川村。 说起塔川,最有名的当是塔川秋色,不过我们去的时候是发绿的春天,但这并不阻碍我们前进的车轮。 朝着宏村村民手指的方向驶去,眨眼就到了塔川观景台,如同卢村观景台一样,都是徽州百佳拍摄点,在此,能俯瞰整个塔川村。 每年秋天,塔川就会吸引无数专业的、业余的摄影者,而我便能从各种渠道看到塔川美丽的红叶。过去,它一直出现在别人的照片里,今天,我终于来了。 虽然来的不是时候,但并不影响我的心情。红叶看不到,大可不必失落。失落,是缘自于人心的不甘。 站在山坡上,塔川全景尽 >>
  • 来源:go.ly.com/youji/2195665.html
  • 1.汽车总装线系统构成与要求 汽车总装线由车身储存工段、底盘装配工段、车门分装输送工段、最终装配工段、动力总成分装、合装工段、前梁分装工段、后桥分装工段、仪表板总装工段、发动机总装工段等构成。 车身储存工段是汽车总装的第一个工序,它采用ID系统进行车身型号和颜色的识别。在上件处,由ID读写器将车型和颜色代码写入安装在吊具上的存储载体内,当吊具运行到各道岔处由ID读写器读出存储载体内的数据,以决定吊具进人不同的储存段。出库时,ID读写器读出存储载体内的数据,以决定车身送到下件处或重新返回存储段。在下件处,清
  • 1.汽车总装线系统构成与要求 汽车总装线由车身储存工段、底盘装配工段、车门分装输送工段、最终装配工段、动力总成分装、合装工段、前梁分装工段、后桥分装工段、仪表板总装工段、发动机总装工段等构成。 车身储存工段是汽车总装的第一个工序,它采用ID系统进行车身型号和颜色的识别。在上件处,由ID读写器将车型和颜色代码写入安装在吊具上的存储载体内,当吊具运行到各道岔处由ID读写器读出存储载体内的数据,以决定吊具进人不同的储存段。出库时,ID读写器读出存储载体内的数据,以决定车身送到下件处或重新返回存储段。在下件处,清 >>
  • 来源:articles.e-works.net.cn/plc/article119180.htm
  • 带着一丝惆怅,我们离开宏村前往塔川村。 说起塔川,最有名的当是塔川秋色,不过我们去的时候是发绿的春天,但这并不阻碍我们前进的车轮。 朝着宏村村民手指的方向驶去,眨眼就到了塔川观景台,如同卢村观景台一样,都是徽州百佳拍摄点,在此,能俯瞰整个塔川村。   每年秋天,塔川就会吸引无数专业的、业余的摄影者,而我便能从各种渠道看到塔川美丽的红叶。过去,它一直出现在别人的照片里,今天,我终于来了。  虽然来的不是时候,但并不影响我的心情。红叶看不到,大可不必失落。失落,是缘自于人心的不甘。  站在山坡上,塔川全景尽
  • 带着一丝惆怅,我们离开宏村前往塔川村。 说起塔川,最有名的当是塔川秋色,不过我们去的时候是发绿的春天,但这并不阻碍我们前进的车轮。 朝着宏村村民手指的方向驶去,眨眼就到了塔川观景台,如同卢村观景台一样,都是徽州百佳拍摄点,在此,能俯瞰整个塔川村。 每年秋天,塔川就会吸引无数专业的、业余的摄影者,而我便能从各种渠道看到塔川美丽的红叶。过去,它一直出现在别人的照片里,今天,我终于来了。 虽然来的不是时候,但并不影响我的心情。红叶看不到,大可不必失落。失落,是缘自于人心的不甘。 站在山坡上,塔川全景尽 >>
  • 来源:go.ly.com/youji/2195665.html
  • 1月4日,正在工作中的女汽车检测工。新华网发(沈华 摄) 在天津市交通集团津维机动车检测中心,有这样一群特殊岗位的女职工,精检细修,做着大巴车的守护神,她们是汽车检测线上的女子服务队。 一年一度的春运大幕已经徐徐拉开,为了确保汽车运行安全,保证旅客顺利回家过年,女子服务队身上扛起了重任。这个女子服务队由10余人组成,年龄最大的30岁,最小的25岁,干这个行业最长的已经6年。她们平时每天早上8点到岗,下午5点下班,每周日还要加班一个上午的时间。津维机动车检测中心共有4条检测线,最高峰时一天总共能检测300
  • 1月4日,正在工作中的女汽车检测工。新华网发(沈华 摄) 在天津市交通集团津维机动车检测中心,有这样一群特殊岗位的女职工,精检细修,做着大巴车的守护神,她们是汽车检测线上的女子服务队。 一年一度的春运大幕已经徐徐拉开,为了确保汽车运行安全,保证旅客顺利回家过年,女子服务队身上扛起了重任。这个女子服务队由10余人组成,年龄最大的30岁,最小的25岁,干这个行业最长的已经6年。她们平时每天早上8点到岗,下午5点下班,每周日还要加班一个上午的时间。津维机动车检测中心共有4条检测线,最高峰时一天总共能检测300 >>
  • 来源:www.tj.xinhuanet.com/photo/20170105/3608464_p.html